我(wǒ)(wǒ)在北(běi)京藝考的那些事兒

來源:教務科        點擊次數:3242

我(wǒ)(wǒ)在北(běi)京藝考的那些事兒

北(běi)京電(diàn)影學院

接到長沙群星藝術學校歐校長回憶北(běi)京趕考的邀請,很驚喜,這個帥帥的長腿歐巴勾起了我(wǒ)(wǒ)無限回憶,容我(wǒ)(wǒ)一(yī)所一(yī)所學校說哈哈哈哈哈哈!上一(yī)張大(dà)合照先。

一(yī)、北(běi)京電(diàn)影學院

1.到北(běi)京的第一(yī)天,我(wǒ)(wǒ)給這座城市帶來了初雪。我(wǒ)(wǒ)想,這是一(yī)個極好的兆頭,我(wǒ)(wǒ)即将要逢考必過,所向披靡,獨自馭馬踏過藝考的獨木橋——一(yī)大(dà)早起來傻笑了一(yī)會兒後,我(wǒ)(wǒ)才開(kāi)始「武裝」自己,不管表演系女孩兒的軍大(dà)衣下(xià)穿的是不是性感的比基尼,我(wǒ)(wǒ)隻知(zhī)道,作爲一(yī)個南(nán)方的編導生(shēng),如果不穿兩條秋褲,我(wǒ)(wǒ)一(yī)定會凍死在考場上。第一(yī)所學校,第一(yī)場考試,我(wǒ)(wǒ)裏三層外(wài)三層,粽子似的包得嚴嚴實實,甚至爲了防(mai)風(meng),還戴了個毛茸茸的大(dà)口罩。就在我(wǒ)(wǒ)将要邁入北(běi)電(diàn)大(dà)門的時候,一(yī)個男人拉住了我(wǒ)(wǒ)——

男人:同學,我(wǒ)(wǒ)是xx公司的星探,覺得你的外(wài)形很不錯,能不能…

我(wǒ)(wǒ):(欲走)不能…

男人:同學,你不要誤會,我(wǒ)(wǒ)沒有惡意,你真的很…

我(wǒ)(wǒ):那你說我(wǒ)(wǒ)哪裏好看!?

男人打量了一(yī)下(xià)渾身上下(xià)包得隻露出一(yī)雙眼睛的我(wǒ)(wǒ),愣了一(yī)會兒——

男人:哦,哦!你的眼睛很美!這是我(wǒ)(wǒ)的名片,我(wǒ)(wǒ)…

我(wǒ)(wǒ):就看個眼睛還敢說什麽外(wài)形很不錯!我(wǒ)(wǒ)是編導生(shēng),靠才華吃飯的那種!還眼睛,我(wǒ)(wǒ)眼睛美我(wǒ)(wǒ)自己不知(zhī)道要你說!?

這個逼裝的,我(wǒ)(wǒ)給自己100分(fēn)!趁那男人愣神,我(wǒ)(wǒ)已經跑得沒影兒了,隐約間聽(tīng)到他又(yòu)再對下(xià)一(yī)個「獵物(wù)」說——同學,你的外(wài)形真的很不錯…

2.我(wǒ)(wǒ)統共報考了北(běi)電(diàn)的兩個專業——戲文,和導演。我(wǒ)(wǒ)爸是極度反感我(wǒ)(wǒ)報考導演專業的,總覺得水太深,尤其我(wǒ)(wǒ)一(yī)句「以後可以潛規則小(xiǎo)帥哥兒」,更是戳爆了他的逆鱗。初試放(fàng)榜的時候,我(wǒ)(wǒ)爸硬帶着我(wǒ)(wǒ)去(qù)現場看榜,說這樣才心誠,會過!

由于我(wǒ)(wǒ)是一(yī)個特别懶的人,并不願意去(qù)背大(dà)本大(dà)本的文藝常識,戲文專業初試,我(wǒ)(wǒ)就挂了,榜上并沒有我(wǒ)(wǒ)的名字。正失落,就聽(tīng)見我(wǒ)(wǒ)爸對着另一(yī)個榜炒雞具有節奏感地叨叨——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。

我(wǒ)(wǒ):怎麽了?

爸:居然讓你個鬼崽子過了導演!

我(wǒ)(wǒ):嘿嘿嘿嘿嘿…

我(wǒ)(wǒ)爸帥氣無比的臉龐上所閃過絲絲的愁緒,被一(yī)位臃腫的婦人給捕捉到了,婦人歎了一(yī)口氣,往我(wǒ)(wǒ)爸身邊踱了踱——

婦人:唉,你孩子也沒過啊。北(běi)電(diàn)是很難考的啦,其實孩子都很優秀的。沒關系,還有很多學校,你下(xià)一(yī)所準備去(qù)…

我(wǒ)(wǒ)爸:我(wǒ)(wǒ)小(xiǎo)孩過了…

婦人:啊?

我(wǒ)(wǒ)爸:這死小(xiǎo)孩居然過了,氣死我(wǒ)(wǒ)了…

婦人聽(tīng)罷,眉頭蹙成一(yī)坨,兩邊的法令紋就要耷拉到地上,白(bái)了我(wǒ)(wǒ)爸一(yī)眼,走了,憂傷的背影拖得老長。

我(wǒ)(wǒ):老爸你幹嘛刺激人家。

我(wǒ)(wǒ)爸:她自己來跟我(wǒ)(wǒ)搭讪的,以爲誰家小(xiǎo)孩都跟她家似的笨,長得又(yòu)難看,剛就在那邊,我(wǒ)(wǒ)看到了,要是帥的話(huà),我(wǒ)(wǒ)還可以幫你争取一(yī)下(xià)。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…

3.導演專業二試,其實就是五六個考生(shēng)和考官們面對面唠嗑兒,把考官唠開(kāi)心了,你就過了。很幸運,和我(wǒ)(wǒ)同一(yī)考場的,大(dà)多是小(xiǎo)透明,隻有一(yī)個極帥的内蒙小(xiǎo)哥和一(yī)個很娘的話(huà)痨看起來有些競争力。其實小(xiǎo)透明們都是自己立Flag作死的,就不說了。有趣的是話(huà)痨小(xiǎo)哥——他和考官談養生(shēng),談美容,談素食主義,談做菜,什麽事都要插上一(yī)句。考官最後憋不住了——

考官:“你是Gay嗎(ma)?”

話(huà)痨:(笑)不是,怎麽了,但是我(wǒ)(wǒ)可以談談同性戀這個話(huà)題,同…

考官:停停停,隻是覺得有點像。我(wǒ)(wǒ)和别的同學聊聊吧,你先歇一(yī)會兒。

輪到我(wǒ)(wǒ)的時候,考官似乎有點小(xiǎo)興奮,很快就談到了戀愛上,這個話(huà)題好啊。聊了一(yī)會兒,我(wǒ)(wǒ)說——老師,我(wǒ)(wǒ)唱(chàng)首歌給您聽(tīng)吧,曲是我(wǒ)(wǒ)男朋友譜的,詞是我(wǒ)(wǒ)填的。坐我(wǒ)(wǒ)身邊多才多藝的内蒙小(xiǎo)哥不甘示弱,Bbox給我(wǒ)(wǒ)打起節奏來了。歌唱(chàng)完了,考官來了一(yī)句——你們倆挺般配的,要不讓你倆過了吧。

二試放(fàng)榜那天,整個考場,真的隻有我(wǒ)(wǒ)和内蒙小(xiǎo)哥過了,想想還有點小(xiǎo)羞澀呢!

4.其實我(wǒ)(wǒ)很怕跟内蒙小(xiǎo)哥在一(yī)個考場,因爲他實力真的特别強,可隻要我(wǒ)(wǒ)倆都進了三試,就注定會被分(fēn)到一(yī)起——考号太近了,我(wǒ)(wǒ)是56,他是58。三試那天,我(wǒ)(wǒ)屁颠屁颠兒跑到北(běi)電(diàn)的小(xiǎo)金字塔那兒,在塔底的積雪上寫了個「逢考必過」,完了起身拍拍手上的雪,一(yī)路傻樂着,撲通就摔倒在雪地上,以大(dà)字型親吻了北(běi)電(diàn)的大(dà)地!

三試的考題我(wǒ)(wǒ)忘了,大(dà)概是每人抽一(yī)張油畫,限時編故事。然後閉上眼,聽(tīng)同一(yī)首純音樂,根據音樂來描述你眼前所浮現的一(yī)切。我(wǒ)(wǒ)跟在内蒙小(xiǎo)哥身後,蹦蹦哒哒地進了考場,一(yī)進考場,我(wǒ)(wǒ)就傻了——徐浩峰。一(yī)瞬間,我(wǒ)(wǒ)心裏的彈幕炸得噼裏啪啦——老師我(wǒ)(wǒ)看過你的《道士下(xià)山》和《刀背藏身》啊,你的《刀背藏身》寫得真爛啊,可是老師我(wǒ)(wǒ)還是好喜歡你啊,卧槽我(wǒ)(wǒ)看見活的了,老師我(wǒ)(wǒ)好想當你的學生(shēng)啊!事實證明,這樣的緊張和興奮是會激發潛力的。果不其然,整個考場,又(yòu)隻有我(wǒ)(wǒ)和内蒙小(xiǎo)哥過了,哈哈哈哈哈哈!

二、中(zhōng)央戲劇學院

1.我(wǒ)(wǒ)是極喜歡中(zhōng)戲的,不管白(bái)日夜裏,做夢都想上了她,但是她并不喜歡我(wǒ)(wǒ),一(yī)點兒也不。從每一(yī)場初試就可以看出來了。中(zhōng)戲的首輪考試就是面試,三個專業,無一(yī)例外(wài),絲毫不給你展示筆力的機會,我(wǒ)(wǒ)想着是報考的人太多了,屬貓的考官們懶得篩,用面試最好,看得順眼就留,看不順眼就滾,簡單又(yòu)粗暴。編導專業面試時,我(wǒ)(wǒ)的考官正在吃包子,這讓我(wǒ)(wǒ)有點不爽。問題都是常規的,沒有任何新意。輪到我(wǒ)(wǒ)的時候,考官問了一(yī)個很緻命的問題——你最喜歡陳凱歌的哪部作品?我(wǒ)(wǒ)腦子一(yī)熱,給了一(yī)個最作死的答案——《霸王别姬》!于是,接下(xià)來的這個問題,直接把我(wǒ)(wǒ)篩了出去(qù)——小(xiǎo)豆子挨打的那段你記得嗎(ma)?他總共挨了多少下(xià)?當時我(wǒ)(wǒ)的心中(zhōng)有一(yī)萬隻馬景濤呼嘯而過,簡直要踏穿心底。知(zhī)道中(zhōng)戲的考官任性,可不能任性成這樣啊!考官冷笑了一(yī)聲——呵,這都不知(zhī)道。怎麽能說得上喜歡。于是轉而問了下(xià)一(yī)個同學——你知(zhī)道《霸王别姬》吧,段小(xiǎo)樓的扮演者你知(zhī)道是誰嗎(ma)?這是一(yī)個水平線上的問題嗎(ma)!(( (//̀Д/́/) ))最後,整個考場,隻有那個回答「張豐毅」的同學過了,剩下(xià)的全被各種刁鑽問題蹂躏得體(tǐ)無完膚。

2.導演專業初試,考的集體(tǐ)小(xiǎo)品。我(wǒ)(wǒ)很不喜歡這樣的考試形式,總會有一(yī)些人爲了吸引老師的注意力,做出各種各樣奇怪的舉動。好死不死,我(wǒ)(wǒ)們抽到的關鍵詞又(yòu)有些難辦。具體(tǐ)倒是忘了,大(dà)概是兩對夫妻回家探望年老的父母,意圖争奪财産,手足之間相互「厮殺」最後HE的一(yī)個溫情倫理故事。我(wǒ)(wǒ),被設定成那位「年邁但精明」的老太婆,起到統領整個故事的作用,哦,這個大(dà)綱我(wǒ)(wǒ)喜歡。可正式表演的時候,我(wǒ)(wǒ)才知(zhī)道,什麽叫做「心機Bitch」。門鈴響,原定應該去(qù)開(kāi)門的我(wǒ)(wǒ),被「老伴」一(yī)把按下(xià)——

老伴:你又(yòu)糊塗了…

我(wǒ)(wǒ):……??

老伴:你又(yòu)不記得自己已經癱瘓了,開(kāi)門這種事,我(wǒ)(wǒ)來吧…

我(wǒ)(wǒ)隐隐有些不安,我(wǒ)(wǒ)怎麽就癱瘓了呢,這不好,行動受限,戲份就少。可讓人崩潰的還在後面(( (//̀Д/́/) ))

大(dà)女兒:媽!

我(wǒ)(wǒ):(正要開(kāi)口)

大(dà)女兒:爸說您癡呆了!不能說話(huà)了!媽!!!您怎麽了!!!

我(wǒ)(wǒ):……??

我(wǒ)(wǒ)怎麽又(yòu)啞了呢。這還演啥,不如演屍體(tǐ)吧?

幾個人熱熱鬧鬧地演完了整個粗糙的小(xiǎo)品,留下(xià)「癱瘓」又(yòu)「啞巴」的我(wǒ)(wǒ)在一(yī)旁淩亂,我(wǒ)(wǒ)覺得,這個世界,與我(wǒ)(wǒ)無關。出了考場,我(wǒ)(wǒ)才知(zhī)道,他們是一(yī)個機構出來的學生(shēng)。很自然的,我(wǒ)(wǒ),挂了,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。考中(zhōng)戲的時候真的沒有發生(shēng)太多趣事,畢竟「中(zhōng)戲跪霸」,連初試都過不了,還沒來得及發生(shēng)趣事!好了不要笑。煩人…

(其實我(wǒ)(wǒ)覺得我(wǒ)(wǒ)跟中(zhōng)戲氣場不合,真的,真的啦,不是借口!

三、南(nán)京藝術學院

1.南(nán)藝是真的美,美美美。可我(wǒ)(wǒ)并不喜歡,藝考生(shēng)們應該都知(zhī)道一(yī)些,南(nán)藝的水比較深(非黑,不撕逼)。南(nán)藝呢,我(wǒ)(wǒ)也報考了兩個專業,戲文,導演。很邪門的是,我(wǒ)(wǒ)的本命專業戲文,又(yòu)挂在了初試,倒是導演又(yòu)過了,給我(wǒ)(wǒ)爸氣得窩_(¦3」∠)__

導演專業初試,臨進考場前,我(wǒ)(wǒ)有些緊張,買了一(yī)杯咖啡,坐在一(yī)邊。一(yī)位胖胖的大(dà)叔走來——

大(dà)叔:剛買的咖啡啊?

我(wǒ)(wǒ):嗯…

大(dà)叔:還熱呢…

說着,大(dà)叔就拿走了我(wǒ)(wǒ)的咖啡,自己喝(hē)了起來,邊走進了考場。

卧槽???

考試内容依舊(jiù)是集體(tǐ)小(xiǎo)品,有了上次在中(zhōng)戲的教訓,我(wǒ)(wǒ)乖了不少。

表演時順着劇情,我(wǒ)(wǒ)哭得山崩地裂,眼淚嘩嘩地往外(wài)湧,根本停不下(xià)來。

考試結束後,大(dà)叔又(yòu)遇見我(wǒ)(wǒ),一(yī)臉好笑——我(wǒ)(wǒ)不就拿了你半杯咖啡麽,至于哭成那樣麽。

2.導演專業複試,考的是寫故事,哦這個我(wǒ)(wǒ)在行,我(wǒ)(wǒ)可棒了呢。進了考場,一(yī)個挨一(yī)個,坐得可緊。我(wǒ)(wǒ)寫着寫着,收到了一(yī)張小(xiǎo)紙(zhǐ)條,問我(wǒ)(wǒ)微信号呢。我(wǒ)(wǒ)一(yī)怔——什麽情況???再一(yī)回神,發現好幾對已經約完了。我(wǒ)(wǒ)内心的馬景濤又(yòu)一(yī)次進行了一(yī)場大(dà)規模的遷徙。出了考場——

男生(shēng):哎你微信号給一(yī)個呀。

我(wǒ)(wǒ):我(wǒ)(wǒ)有男朋友的。

男生(shēng):(笑)就玩玩兒,你男朋友不會知(zhī)道的。

我(wǒ)(wǒ):……???

四、浙江傳媒學院

1.個人對這所學校無感,莫名其妙就挂了。說個從基友那兒聽(tīng)來的段子吧——

考官:(埋頭寫東西)你叫什麽名字?

考生(shēng):xx婷。(中(zhōng)間字是一(yī)種花,我(wǒ)(wǒ)不記得了)

考官:(繼續埋頭)有什麽寓意嗎(ma)?

考生(shēng):我(wǒ)(wǒ)爸爸媽媽希望我(wǒ)(wǒ)能夠和xx花一(yī)樣美麗,長得亭亭玉立。

考官:(擡起頭,看了看考生(shēng))哦,那這名字起的還真不太合适。

求該考生(shēng)的心理陰影面積。

五、上海戲劇學院

1.咳咳,我(wǒ)(wǒ)原是不想考上戲的,就是正好有時間,才在北(běi)京考點報考了一(yī)個戲文專業,這麽說會不會被打_(¦3」∠)__

戲文初試那天,正好是表演系複試——

我(wǒ)(wǒ)爸:啧啧啧…

我(wǒ)(wǒ):??

我(wǒ)(wǒ)爸:看看人家…

我(wǒ)(wǒ):??

我(wǒ)(wǒ)爸:我(wǒ)(wǒ)原來以爲我(wǒ)(wǒ)女兒長得不錯了,現在看到這些表演系的女孩子…

我(wǒ)(wǒ):(臭臉)我(wǒ)(wǒ)怎麽了…

我(wǒ)(wǒ)爸:你簡直算個屁啊!帶你考試這麽久,累死老子了,唯一(yī)的收獲就是可以看看美女…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………

2.考上戲戲文的時候相當順利,前兩場筆試輕松愉快地過了,不知(zhī)道爲什麽。第三場面試的時候,同場次的同學都帶着各種樂器——笛子,古筝,二胡,葫蘆絲…準備才藝展示,我(wǒ)(wǒ)心下(xià)琢磨着,考試内容裏沒說要才藝展示呀,我(wǒ)(wǒ)就是看中(zhōng)這點才報考的。我(wǒ)(wǒ)站在門外(wài)候考,聽(tīng)前一(yī)位同學葫蘆絲吹得可溜,老師笑得開(kāi)心極了,我(wǒ)(wǒ)突然就忐忑起來。

截幾個我(wǒ)(wǒ)面試時有意思的段子吧——

考官:你爲什麽來北(běi)京考點考上戲?是不是報了其他學校?

我(wǒ)(wǒ):沒,沒有!就報了上戲!

考官:(将信将疑)那幹嘛不去(qù)上海考!

我(wǒ)(wǒ):我(wǒ)(wǒ)來北(běi)京看雪!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最近看的一(yī)本書(shū),能跟我(wǒ)(wǒ)們分(fēn)享一(yī)下(xià)嗎(ma)?

我(wǒ)(wǒ):呃,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。

考官:第二章第二個段落裏的第一(yī)句話(huà),你記得嗎(ma)?

我(wǒ)(wǒ):(我(wǒ)(wǒ)真的頭腦發熱背完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爲什麽選擇上戲?

我(wǒ)(wǒ):(聲情并茂背完了稿子,淌下(xià)兩行熱淚)

考官:你哭什麽,有這麽向往上戲嗎(ma)?

我(wǒ)(wǒ):情到深處…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有什麽才藝嗎(ma)?

我(wǒ)(wǒ):沒有。

考官:不行,你要有!

我(wǒ)(wǒ):那我(wǒ)(wǒ)唱(chàng)首歌吧,我(wǒ)(wǒ)男朋友譜的曲,我(wǒ)(wǒ)填的詞…(動情地唱(chàng)起來)

考官:……你别唱(chàng)了!

我(wǒ)(wǒ):???

考官:詞是好的,但你唱(chàng)得太難聽(tīng)了。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

考官:你覺得戲劇是什麽?

我(wǒ)(wǒ):blablablabla……

考官:嗯…你知(zhī)道我(wǒ)(wǒ)們系有個理論班嗎(ma)?

我(wǒ)(wǒ):不知(zhī)道。

考官:………

我(wǒ)(wǒ):???

考官:我(wǒ)(wǒ)看中(zhōng)你了,你要說知(zhī)道。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知(zhī)道。

考官:你應該知(zhī)道你家有地方戲吧,可以舉例一(yī)部說一(yī)說嗎(ma)?

我(wǒ)(wǒ)頭腦一(yī)下(xià)子短路了,這個問題我(wǒ)(wǒ)是準備過的,是什麽來着,好像跟猴子有關系,什麽啊,吃的…猴子…偷東西…

我(wǒ)(wǒ):猴子偷桃!

考官:………!?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!?

我(wǒ)(wǒ)們面面相觑了一(yī)會兒——

考官:你能說說大(dà)概情節麽?

天啊哪裏有這個劇啊,誰來救救我(wǒ)(wǒ),可是考官問了啊,我(wǒ)(wǒ)不能死在這個問題上!

我(wǒ)(wǒ):情節是這樣的……

我(wǒ)(wǒ)就這樣圍繞着「猴子偷桃」講了一(yī)個很嚴肅的故事啊哎呀媽呀_(¦3」∠)__

考官:哦……那我(wǒ)(wǒ)可能沒有看過。

我(wǒ)(wǒ):是的!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認識我(wǒ)(wǒ)嗎(ma)?

我(wǒ)(wǒ):(笑)不認識。

考官:………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

氣氛有些尴尬。

考官:如果我(wǒ)(wǒ)不讓你過,你會怎麽樣?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…(o_o)!!

考官:我(wǒ)(wǒ)開(kāi)玩笑,眼睛不要瞪那麽大(dà)。

我(wǒ)(wǒ):………

暫時就想到這麽多吧。想念那段痛并快樂的日子。更要感謝群星藝校讓我(wǒ)(wǒ)實現大(dà)學夢。